正文 第405章 开始改

推荐阅读:登基吧,少年神级修炼系统女总裁的全能高手浴火重生:将军归来抗战之铁血山河农园医锦我的绝色明星老婆我在万界送外卖六指诡医太古吞噬诀

    --------《笔下文学xbixia.com 》----------天雷滚滚,顾宁逸只觉得被雷得够呛。
    厚颜无耻,她很想说一声厚颜无耻,可最后却被气笑了。
    亏他也能说得出来!
    男子汉大丈夫,说要哭给她看?
    得嘞,他老人家敢哭她不敢看呢。
    “行了,”顾宁逸摇摇头“你就是吃死我了。”
    席锦墨颇为得意“你有本事就别管我啊。”
    顾宁逸无情呵呵“我怕等一下某人有哭给我看。”
    席锦墨不以为耻反以为傲“你不就是吃这一套吗。”
    顾宁逸踉跄两步险些摔倒。
    席锦墨伸手扶她“孩儿他娘,就算是我说中了你也不用给我行重礼的。”
    顾宁逸“……”你可真的是个小机灵鬼。
    但之前的一点儿小不满也随着他这一声孩儿他娘给烟消云散了去。
    席锦墨手里还拿着刚刚画好的画,原本想要丢掉的他还是不忍心看顾宁逸失望,默默卷了起来夹进了衣袖里。
    顾宁逸“……”求助,男朋友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举动应该怎么破。
    好努力好努力憋着一股劲才没有让自己笑出声音来,顾宁逸用手轻轻往他肩上推了一把“是不是傻。”
    席锦墨瞥了她一眼“你才傻。”说着竟然自顾自往前走去。
    看起来就像是不等顾宁逸了一样。
    顾宁逸连忙追上去踩他后脚跟。
    为了方便在沙滩上行走,席锦墨穿的是拖鞋,也正是因为拖鞋的原因,顾宁逸这一踩,直接就给他踩了进去。
    ——是的,是进去而不是出来。
    这一脚直接就把拖鞋给踩到了脚掌中去,前面一大截塑料带着泥沙孤零零在空气中散发着郁闷气息。
    别扭更狼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竟然有些滑稽。
    席锦墨“顾宁逸!”
    顾宁逸知道自己惹了事却毫无悔改之心,哈哈笑得起劲,花枝乱颤也不为过。
    席锦墨哪里丢过这种面子,一瞬间脸都黑了起来。
    可偏生某个小妮子见他黑脸还不知死活,一只手停在他肩膀上,笑得一抖一抖的。
    席锦墨真想让她知道一下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绝交,必须绝交一分钟。
    真当他不要面子的啊!
    席锦墨郁闷得可以。
    看着顾宁逸的小眼神中都带了几分不乐意。
    顾宁逸伸手拍拍他的脸蛋“狗子你叫我有什么事情。”
    席锦墨几乎是脱口而出反驳“你才是狗子。”
    顾宁逸“胖狗!”
    席锦墨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沙滩上的泥沙差点被他踩得飞起来了。
    顾宁逸“不就是叫下你而已吗,用得着那么激动?”
    恼羞成怒的席锦墨从地上抓了一把沙子往顾宁逸裙子上一丢“是啊,我可激动了,激动得不得了。”
    顾宁逸“反了是不是,你扔谁呢!”
    话音刚落,又是一团带水的泥沙糊在了她的裙子上!
    顾宁逸也忍不住了,凉鞋率先甩了出来“王八蛋,你给我站住。”说着也蹲下身去抓泥巴。
    怀孕日子浅,所以行动方面还是挺自然的,顾宁逸抓了泥巴丢得飞快。
    两个人你来我往,丢泥沙丢得不亦乐乎,水花乱溅,待到顾宁逸想到脆弱画纸的时候俨然已经晚了。
    画面上的两个人依旧精致,可以说的上是惟妙惟肖,画出来了两人精髓所在,可下半身附近一大片区域都有些泛黄了。
    看起来就像是某种不明物质似的。
    那是海水染上纸张之后的颜色,看起来的确是有几分不堪。
    顾宁逸“!!!”少年你给我站住,看看好意思说是误会还是不小心吗!
    席锦墨的确是怔住了,虽然说一开始他看画师不顺眼,但对于他跟顾宁逸的画像还是负责的,不然也不至于团吧团吧藏起来。
    可眼下这个样子,怎么说都像是借口,怎么说都像是给自己脱罪了。毫无可信度!
    毫无逻辑,毫无意义。
    心头一窒息,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
    席锦墨面无表情,脖子僵硬动了下“是真的不小心,忘记了。”
    顾宁逸明摆着怀疑“……”你看我信你吗?
    少年你醋劲太大了,换成谁她都敢信,唯独你说忘记了她不敢相信!
    席锦墨看懂了她的怀疑,平时挺能给自己开脱,胡搅蛮缠的一个人硬生生不知道怎么解释真相!
    晕!
    他就知道她会是这种反应!
    可画,他是真的不想弄坏的。
    好在顾宁逸没想真因为一幅画跟他吵架。
    “行吧,这样就这样,回去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补救,不行的话就算了,重新再画过。”
    然而,到最后,这幅画却成为了他们两个人之间最后一幅也是唯一的一幅纪念品。
    凭此纪念过去,缅怀逝去的时间和爱。
    顾宁逸说完之后,席锦墨还是一幅委屈巴巴的模样,活像是受了多大委屈的小媳妇。
    顾宁逸“……行啦,我又没有说你什么。”
    席锦墨“可是你不相信我。”
    顾宁逸“……”这可真是个致命的问题。
    “你看,你现在连敷衍都懒得敷衍我了。”
    顾宁逸再次“……”为什么她总是有一种两个人角色互换了的诡异感,为什么她总有一种这话应该她说才对的微妙感!
    为什么席锦墨能够一秒钟秒变小媳妇?
    顾宁逸看不懂,她是真的看不懂,嘴角抽搐了两下“我为什么要敷衍你。”最终只能是认命地哄起人来,“我那么喜欢你,我那么尊重你,为什么我要敷衍你,敷衍你我有什么好处,敷衍你对我来说也是一种不尊重啊。”
    看他一脸狐疑,顾宁逸表面上轻声细语,心里却直道造孽,这妖孽算是吃准了自己了,可偏偏自己还就真的是被他吃准,现在连应该哄和被哄的对象都颠覆掉。
    顾宁逸“你说是吧。”
    席锦墨说“你骗人。”
    顾宁逸心里的小人捶地咆哮“——这跟我拿到的剧本不一样,真的不一样啊啊啊啊!”
    席锦墨仍然振振有词“你骗人,你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你就是怕我闹而已。”
    顾宁逸无语凝噎,合着您老人家还知道我在怕您闹啊,那你现在还闹个毛线!不知道她有多么窒息吗!
    席锦墨“你说话啊,你说不出来话了对吗。”
    顾宁逸终于被他得寸进尺的态度激得反应了过来,正视触及少年眸子里狡黠时,脑海中有什么东西瞬间亮了,大彻大悟“你个幼稚鬼——”拉长的声音就像是在撒娇一样。
    这是不自觉带上的尾音,也是不自觉散发出来的妩媚。
    还没有跟他在一起的顾宁逸是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也会变成这种爱撒娇的小女人模样的。
    这种小女人模样,讲真的,太让人窒息了!
    太让人窒息了!
    反应过来,顾宁逸只觉得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被自己给震碎了下来。
    节操君在地上瑟瑟发抖强刷存在感。
    它做错了什么要这么伤害它!
    它做错了什么要这么……这么颠覆。
    席锦墨终于笑了,他表达喜悦的方式很简单,先是笑,笑完就闹,闹是很干脆地整个人往地上一滚,不管地上是水还是沙子,然后不管不顾把顾宁逸也抱过来往自己的胸膛上一放“幼稚鬼?我是幼稚鬼?”反问两声,语气却不见恼。
    姿势不太方便,但顾宁逸仍然是伸脚小小踢了他两下“你不是幼稚鬼谁是?”幼稚鬼就是幼稚鬼,就算是说他也不会克制,反而变本加厉。
    看着两个人身上冲刷过来的海沙,顾宁逸欲哭无泪,虽然说这地儿是旅游胜地,虽说这地儿气候温和,比之其他地方温度得高上那十度八度的,但是二十几度的天气遇到海水也还是会觉得冷的好吗。
    顾宁逸觉得还好现在有太阳,不然的话,两个人肯定都会感冒“傻子啊你!”
    她用手在他胸膛上横了一下,想要借力站起来,没想到被他反手一拉又重新摔回去,感觉到肚子下搀扶的大手,顾宁逸又觉得很气又觉得好笑的。
    席锦墨笑得眼睛都半眯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太阳的原因,顾宁逸觉得他眼睛里似乎藏进了一圈光华。
    通俗一点来说,他的眼睛好像有光。
    很温柔,很好看,也很阳光。
    他本来就长得好看,这么一看更加精致。
    更加细腻,也更加的温和。
    阳光似乎柔和了他所有的棱角,在他的脸上铺就一层光晕,好看的少年好看的阳光,好看的笑容好看的眼睛,好看的五官还有……痴迷此份好看的少女心。
    顾宁逸心跳加速,她没注意到,自己的脸上慢慢泛红了起来。
    她在这个心跳声中迷失的不仅仅是理智。
    迷失的不仅仅只是此刻。
    “别胡闹了。”
    就连呵斥都变得弱弱的,好像没什么声音一样,反应过来自己的声音有多么像撒娇一样,顾宁逸索性闭了嘴。
    可她不知道,她闭上嘴巴的隐忍又有多么可爱。
    微红的脸蛋,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溢出了一层光影,就像是小扇子一样在眼下多了一层阴影,一颤一颤。
    红唇泛着水泽,引人冲动。
    下一秒,席锦墨就化身为冲动的禽兽,上前扑过去了。
    顾宁逸一紧张就止不住摆动四肢,席锦墨存心逗弄她,看她紧张更是使着坏劲来折腾她。
    像是非要听她求饶不可,压着她在沙滩上,两个人滚得几乎一身泥巴了。
    顾宁逸最终还是崩溃“席锦墨你是傻子吧。”
    要不是傻子就是存心报复!
    哪里有人可以坏到这个程度的,明知道她爱干净还偏偏用这种方式来刺激她。
    真当她不会斤斤计较的吗!
    顾宁逸咬牙切齿,行,这个时候她还真的是没办法斤斤计较。
    没能力去斤斤计较啊!
    虽然是被闹着,可这家伙贼会掐重点,往她身上一挠痒痒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仅不会说,而且还会一直笑!
    顾宁逸觉得自己算是能忍的了,可这会儿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的也是她。
    “你说是就是。”席锦墨语气里有些坏坏的,倒像是顾宁逸刚认识他时候的状态了。
    有些许怀念,可到底是在他的胡闹里面爆炸了。
    奋力爬起来,顾宁逸顾不得浑身上下都是海沙,三两下将席锦墨脸上抹了一层泥水,然后又团吧团吧给他塞水下去了“还猖狂吗?”
    席锦墨自己给笑了,笑声中带了点儿痞气。
    是那种十七八九岁少女怀春时最喜欢的微哑酥麻。
    是小巷子里依靠着单车对少女调情的坏劲儿。
    足够好听,也足够吸引,如同海妖对船夫的吸引,致命得很。
    不慌不忙从水里爬上来。他的动作带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散漫感。
    可就是散漫,也还是散漫得有型,散漫得好生精致。
    每个举动都可以单独拎出来给杂志做封面,这样的意识让顾宁逸止不住想要偷笑。
    好像捡到宝了呢。
    但就算是这样,她也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克制住了自己嘴角上扬的弧度。
    企图让席锦墨看不出来——
    自己的喜悦。
    但是这样的克制看起来也没有多少效果生效了。
    席锦墨浑身是水爬起来后又拱了她一身。
    顾宁逸“……”
    神经病啊!她不要面子的吗。
    不要面子的顾宁逸也来了脾气,伸手揪着他的头发,声音都有些闷闷的“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额头上有水珠缓缓垂下,一直滑到了眼睑的部位,席锦墨的眼睛里仿佛藏着一层水雾,好看又朦胧,精致又神秘,明面上的帅气掩盖不住骨子里的坏水。
    只见他微微侧着头,笑容有些失真般“傻子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顾宁逸“!”小心眼的家伙,幼稚鬼!
    “biu~”他伸手做出了一个射击的动作,对准顾宁逸眯了一只眼睛,动作又痞又帅,明明中二极了的动作这会儿却硬生生让人挑不出差错,无法指教,只能跟着心里的悸动一步一步朝他靠近。
    直到——
    “duang——”地一声,顾宁逸的手指微曲敲在了他的脑袋上,“果然是个傻子!”
    席锦墨“……”这跟我拿到的剧本不一样!--------《笔下文学xbixia.com 》----------

本文网址:https://www.dzxs.org/xs/106/106198/464415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z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