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黎明之剑 >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神的倾向性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神的倾向性

推荐阅读: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冠冕唐皇豪门权少又黑化了龙血神帝恶魔就在身边超级桃花运万古天帝我成了五个大佬的祖宗穿成年度最佳逆袭女配柏舟不思今

    ---新笔下xbixia.com小说---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高文颇费了一番工夫才把脑海里翻涌的骚话压制回去,并万分庆幸这次没把琥珀带在身边——否则那半精灵肯定会从自己的脸色变化中揣摩出不知道多少东西,然后好几个夸张版本的“高文·塞西尔大帝神圣的骚话”就会出现在下一期隐秘流通的《皇帝圣言录》里……
    他摇了摇头,看向眼前的自然之神,后者则发出了一声轻笑:“显然,你是不打算帮我解除掉这些禁锢的。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了,”高文淡然答道,“我现在更在意的是你刚才的话,你说‘竟然真的有这么一天’——难道说你对魔法女神要做的事早有预料?”
    阿莫恩坦然回应:“……我并没料到细节,但我知道一定会有别的神和我一样尝试打破这个循环,而所有神明中最有可能采取行动的……只有魔法女神。”
    “为什么这么说?”高文皱了皱眉,“而且你之前不是说过神明之间在正常情况下并无交流,你对其他神明也没多少了解么?”
    “由于信仰领域和所属思潮的束缚,神明之间确实无法交流,我也不了解其他神明在想些什么计划什么……”阿莫恩的语气中似乎突然带上了一丝笑意,“但这并不影响我根据某些规律来推测其他神明的‘倾向性’……”
    高文立刻注意到了对方提及的某个关键词汇,但在他开口询问之前,阿莫恩便突然抛过来一个问题:“你们知道‘魔法’是如何以及为何诞生的么?”
    一旁的维罗妮卡有些奇怪为什么一个自然之神会突然询问这方面的问题,但她在略一思索之后还是做出了回答:“魔法最初源自于凡人对自然界中某些天然魔物以及超凡现象的模仿和总结——尽管后世的很多学者和信徒还把魔法归结到了巨龙之类的神秘种族或者神明头上,但真正的魔法师们大多并不认同那些说法。
    “至于魔法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中生存下去。”
    “是的,为了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中生存下去,所以凡人开始从自然中汲取智慧,从自然中窃取力量,把那些一度被认为是神迹的雷霆闪电和风霜雨雪变成了凡人手中掌控的力量,并以其对抗严酷的环境……这就是魔法的诞生,”阿莫恩慢慢说道,“所以,这也是魔法女神的诞生。”
    高文脑海中骤然一片通明,他已然明白了阿莫恩想说什么。
    “魔法是人类叛逆性、学习性、生存欲以及面对自然伟力时无畏精神的体现,”阿莫恩的声音低沉而悦耳,“因此,魔法女神便有着极强的学习能力,祂会比所有神都敏锐地察觉到事物的变化规律,而祂一定不会屈服于那些对祂不利的部分,祂会第一个觉醒并尝试控制自己的命运,就像凡人的先哲们尝试去控制那些危险的雷电和火焰,祂比任何神明都渴望生存,并且可以为了求生做出很多大胆的事情……有时候,这甚至会显得莽撞。
    “讽刺的是,祂所有的这些抗争行为其实也是祂自身‘运行规律’的结果,而讽刺的讽刺是,弥尔米娜依循规律鲁莽行事,却获得了成功,至少是一定程度的成功……如果种种证据都成立,那‘祂’现在已经是‘她’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高文全神贯注地听着阿莫恩透露出的这些关键信息,他感觉自己的思路已然清晰,很多原先未曾想明白的事情现在突然有了解释,也让他在推测其他神明的性质时第一次有了明确的、可以量化的思路。
    在他旁边的维罗妮卡也下意识地皱了皱眉,脸上露出恍然的模样:“神明自思潮中诞生……原来这一点还可以如此思考!”
    随后她突然想起什么,视线突然转向阿莫恩:“你直接告诉我们这些‘知识’,没问题么?”
    “如果是不久前,我告诉你们这些,你们会被‘来自魔法的真相’污染,”阿莫恩淡淡说道,“但现在,这种程度的知识已经没什么影响了。”
    “不久前……”高文顿时露出一丝疑惑,心中浮现出许多猜测,“为什么这么说?”
    “凡人世界轰然前进了,很多事情都在飞快地变化着……不过对我而言,值得关注的变化只有一个方向……”阿莫恩言语中的笑意愈发明显起来,“德鲁伊通识教育和《乡镇药剂师手册》真是好东西啊……连七八岁的孩子都知道炼金药水是从哪来的了。”
    纠缠在阿莫恩身上的残存“神性”正在松动!
    高文瞬间意识到了发生在这昔日“自然之神”身上的变化意味着什么,并猜到了这些变化背后的原因,他瞪着眼睛,带着三分惊愕七分探究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这巨鹿好几遍,仿佛是在确认对方言语中的真伪,同时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已经进一步摆脱‘神’这个身份了?”
    三千年前的白星陨落事件中,阿莫恩虽然通过假死的方式成功脱离了“自然之神”的位置,甚至摧毁了自然之神这个神位,但高文能明显地看出来他的“脱离”其实并不完整,他仍然具备很多神明残留的特质,比如污染性的血肉、不可直视的躯体、对普通人而言致命的言语和知识等,这方面娜瑞提尔可以作为最佳的参照:同样是“昔日之神”,娜瑞提尔在神性和人性分离之后又经历了一次死亡,再加上她原本的思潮基础——沙箱居民全部消亡,她本人则通过高文的记忆重塑实现了彻底的再生和转化,如今已经完全没了那些“神的局限性”。
    娜瑞提尔可以直接出现在任何一个神经网络使用者的面前,现在的阿莫恩却仍然要被禁锢在这幽影界的最深处,这就是“残留的神位束缚”在起作用。
    娜瑞提尔的“成功”对于这个世界的神明们而言显然是不可复制的,但现在看来,阿莫恩已经从另一个方向找到了彻底的解脱之路——这解脱之路的起点就在塞西尔的新秩序中。
    说实话,高文对这一切并不是完全没有想到,在知晓“神明自思潮中诞生”这个事实之后,他和他的技术专家们就一直在从中逆推破局之道,塞西尔帝国的很多宗教改革以及新型教育制度背后除了必要的社会需求之外,其实很大一部分也带着
    忤逆计划相关研究的影子,他只是没有想到……
    这一切真的生效了,就在他眼皮子底下生效了——尽管生效的对象是一个已经离开了神位、本身就在不断消退神性的“昔日之神”。
    “从某种意义上,我离‘自由’更近了一步,”阿莫恩的声音在高文脑海中响起,“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变化。”
    “我记得上一次来的时候你还备受束缚,”旁边的维罗妮卡突然说道,“而那时候我们的德鲁伊通识课程已经推广了一段时日……所以变化到底是在哪个节点发生的?”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显然已经带上了研究者的口吻。
    “我很难给出一个准确的时间节点或状态‘突然变化’的参考值,”阿莫恩的回答很有耐心,“这是个模糊的过程,而且我认为我们或许永远也总结不出思潮变化的规律——我们只能大致推测它。另外,我希望你们不要盲目乐观——我身上的变化并没有那么大,短短几年的教育和知识普及是无法扭转凡人群体的思想的,更无法扭转已经成型了成千上万年的思潮,它顶多能在表面对神明产生一定影响,而且是对我这种已经脱离了神位,不再有神性补充的‘神’产生影响,而如果是对正常状态的神明……我很难说这种大范围的、急速且粗暴的变化是好是坏。”
    高文感觉阿莫恩的话有些抽象和拗口,但还不至于无法理解,他又从对方最后的话中听出了一丝担忧,便立刻问道:“你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还记得我刚才提到的,魔法女神具备‘叛逆性、学习性、生存欲’等特质么?”
    高文点点头:“当然记得。”
    “不同的神明从不同的思潮中诞生,因而也具备不同的特质,我将其称作‘倾向性’——魔法女神倾向于学习和适应性生存,圣光应该是倾向于守护和拯救,丰饶三神应该是倾向于收获和富足,不同的神明有不同的倾向性,也就意味着……祂们在面对人类思潮的突然变化时,适应能力和可能做出的反应或许会截然不同。
    “魔法女神面对你们发展起来的魔导技术,祂迅速地进行了学习并开始从中寻找有利于自身生存延续的内容,但如果是一个倾向于保守和维持固有秩序的神明,祂……”
    阿莫恩说到这里顿了顿,随后才语气严肃地继续说道:“祂可能会被这些突然变化起来的东西给逼疯。”
    脑海中传来的声音落下了,高文心中却泛起了巨浪,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可能都忽略了某些东西,下意识地看向旁边的维罗妮卡,却看到对方也同样投来复杂的视线。
    他们面面相觑。
    “……啊,看来在我‘视线’不能及的地方恐怕已经发生什么了……”阿莫恩显然注意到了高文和维罗妮卡的反应,他的声音幽幽传来,“出什么事了?”
    “……战神的状态不太对劲,”高文没有隐瞒,“祂的神官已经开始离奇死亡了。”
    “……战神么……我并不意外,”奇怪的是,阿莫恩的语气竟没多少惊讶,就如同他之前猜到了魔法女神会最先采取自救行动,这时候他好像也早料到了战神会出状况,“当临界点来临的时候,祂确实是最有可能出意外的神之一。”
    高文下意识问了一句:“这也是因为战神的‘倾向性’么?”
    “战神,与战争这个概念紧密相连,诞生于凡人对战争的敬畏以及对战争秩序的人为约束中。
    “战争是凡人为谋取利益而做出的最极端、最酷烈的手段,自诞生伊始,它便是直接的杀戮和掠取,不管加多少光鲜亮丽的修饰和借口,战争都必然伴随着流血杀戮以及庞大的利益掠夺,这是战神诞生时期,人类公认的战争基本概念。
    “与此同时,人类在使用‘战争’这件可怕的兵器时也对它充满畏惧和警惕,因此人类对战争加上了许多的前提条件和相互认可的‘规矩’,诸如宣战的名义,诸如停战和交换俘虏的‘底线公约’,诸如战利品的分配和功勋的评定方式——尽管有时候国王和领主们根本就没有执行这些约定,会为了利益而一点点改变他们的底线,但他们至少会在公开场合下表达对战争约定的尊重,而且大部分人也相信着战争中自有秩序存在。
    “他们把这份‘战争契约精神’贯彻到信仰中,认为战神是见证一系列战争条约和公约的神明,就这么信仰了几千年。
    “因此,战神的倾向性是:维护战争的基本定义,且自身有极强的‘契约倾向性’。祂是一个顽固又死板的神明,只允许战争按照一定的模板进行——哪怕战争的形式需要改变,这个改变也必须是基于漫长时间和一系列仪式性约定的。
    “基于以上‘倾向性’,战神对‘变化’的接受能力是最差的,且在面对变化时可能做出的反应也会最极端、最临近失控。”
    阿莫恩结束了充满耐心的说明,之后祂停顿了几秒钟,才再次打破沉默:“那么,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一种不流血不杀戮的战争,参与者脸上大多带着笑容,没有任何公开宣战和停战的环节,只有一系列的商业契约和利益交换,”高文不知自己现在是何心情,他表情复杂语气严肃,“这种‘战争’正在全世界蔓延,蔓延的速度远超过塞西尔帝国的教育普及工程——毕竟利益对人类能产生最大的推动,而这场新式‘战争’的利益太大了……”
    阿莫恩彻底沉默下来,沉默了足足有半分钟。
    到最后就连维罗妮卡都忍不住主动开口了:“所以……”
    “你们这是把祂往死路上逼啊……”阿莫恩终于打破了沉默,“虽然我从未和战神交流过,但仅需推测我便知道……战神的脑……祂怎能接受这些?”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高文觉得阿莫恩差点脱口而出的是“战神的脑子哪能接收这些”——这显然是不怎么优雅稳重的说法。---新笔下xbixia.com小说---

本文网址:https://www.dzxs.org/xs/21/21959/5492095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z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