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假婚真爱:霸道首席溺宠妻 > 正文 第839章 结局篇 终章

正文 第839章 结局篇 终章

推荐阅读:精灵之山巅之上修改超凡红色莫斯科覆手天阿降临医流武神神魂丹圣强宠,小娇妻给我生个宝宝龙王之我是至尊我真不是学神

    --------《笔下文学xbixia.com 》----------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帝爵大厦外百米远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爆炸声从一辆丰田车里传来,周围百米远的玻璃都被震碎了,伤者无数。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这是威廉对荣振烨的报复,她要为儿子报仇。
    龙城警方很快就把这起爆炸事件定为了恐怖袭击。
    威廉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行踪会被暴露出去,她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国际刑警和荣振烨的黑衣人团团包围了。
    荣振烨也没想到一直和自己作对的威廉竟然是个女人!
    “阿梅,好久不见。”尽管过去那么多年,荣承允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面前的妇人。
    “终于又见面了,二少爷。”威廉低哼一声。
    当年从荣府出来时,她得到了一笔可观的赡养费,之后就出了国。
    她是个极为漂亮的女人,野心也非同寻常,有能力有手段,那方面的功夫更是无人能及,简直就像是苏妲己转世。
    当初就是为了能够攀龙附凤,坐上荣家大少nainai的宝座,她勾引了荣大少。
    她可以说是破坏荣秦两大家族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她的破坏,荣大少和秦家大小姐的婚姻也不会破裂。
    秦家小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和荣家大少同归于尽,秦家和荣家也成为仇家。
    荣家之所以会轻饶她,完全是看在了荣振拓的份上。
    斩草不除根,chun风吹又生,有些人留着就是祸患。
    阿梅在国外遇上了恐怖组织的头目,成为了他的妻子,在他死后,她就取而代之,以威廉的名义,掌管了这个组织。
    这么多年,她为之奋斗的目标就是帮助儿子登上荣家执掌人的宝座。
    “现在的结果就是你希望的吗,如果不是你,振拓也不会惨死,尸骨无存!”荣承允愤怒的说。
    “是你,是你们害死了我的拓儿!”威廉嘶声尖叫。
    “以蝼蚁之力也想撼动大树,你太天真了。”荣振烨嘲弄一笑,荣氏是不败的东方帝国,没有人可以撼动。
    “只能说你命太大。”威廉冷笑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遥控器,“不过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了,我的岛上遍布zha弹,只要我一按按钮,整个岛就会化为灰烬,我要跟你们同归于尽。”
    “那就试试,看看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枪快。”荣振烨一脸的平静,他一向有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冷静。
    “我要你们给我的拓儿陪葬!”威廉大叫一声,手指正要按动按钮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振拓少爷!”
    威廉微微一怔,就在她把目光转向门外的瞬间,荣振烨扣动扳机,子弹正中威廉的眉心。
    门外,富兰克林走了进来,那声“振拓少爷”正是他发出的,为的就是转移威廉的注意力。
    看到他,荣振烨震动了下,“你果然跟威廉有关系。”
    “我是欧阳怀蕾的儿子。”富兰克林说道,“这么多年来,威廉一直把我安插在阿尔弗雷德身边,好控制他,得到他们家族的财力支持。”
    荣承允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下,“你长得很像你的父亲。”他低沉的说。
    “你难道不是我的父亲吗?”富兰克林反问一句。
    荣振烨也转头望着父亲,不太明白他的意思,这个富兰克林不是他和欧阳怀蕾的私生子吗?
    “你和振拓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荣承允低低的说,荣家大少生xing风流,欧阳怀蕾一进荣府,就被他盯上了。欧阳怀蕾对荣承允爱而不得,到酒吧买醉,荣大少趁虚而入,和她一夜风流。
    而欧阳怀蕾和荣承允的那一次时,肚子里已经珠胎暗结,只是她自己没发现而已。
    之后,欧阳怀蕾发现自己怀孕,以为是荣承允的,她很高兴,没想到荣大少一语激醒了她。按日子推算,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荣大少的,而不是荣承允的。
    当时,他们之间的谈话,被荣承允不小心听到了,所以荣承允才知道孩子原来是大哥的。
    欧阳怀蕾在产子之后,偷偷做了亲子鉴定,确定不是荣承允的之后,她偷偷把这个孩子送人的,只是没想到她送得那个人正是阿梅的手下。所以富兰克林就这样落进了威廉的手里。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回家吧,孩子。”荣承允拍了拍他的肩,大哥还有一条血脉在这个世界上,对他也算是种安慰。
    荣府里,伊又夏还沉浸在悲伤之中,丧子之痛让她几近奔溃。
    “迷糊呆瓜,威廉死了,我已经替晨晨报仇了。”荣振烨把她搂进怀里,大手附在她的小腹上,那里已经孕育出了一个新的生命。
    “为什么要夺走我的晨晨,为什么?”伊又夏痛哭流涕的说,她的心好痛,就像被残忍的,活生生的挖去了一块肉。她哭干了眼泪,哭哑了嗓子,可是悲伤就像汹涌的洪水,永远都没有尽头。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为了孩子,你要坚强起来。”荣振烨轻抚着她消瘦而苍白的脸,呢哝的安慰着。
    “冰葫芦——”伊又夏钻进他的怀里,撕心裂肺的痛哭。
    就算她再有很多的孩子,她的晨晨也回不来了。
    四个月后……
    方一凡早产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因为孩子才八个多月,太虚弱,一出生就被紧急送进svip监护室。
    深夜,龙城另一端的别墅里,王静秋正在焦急的等待着。
    “柴旺,那些人不会失手吧?”她忐忑的望着身旁的表弟。
    “放心吧,姐,那些人可是我专门从境外请来的惊天魔盗团,连五角大楼,他们都敢进去偷,从医院偷个小孩是件很容易的事。”
    凌晨三点,电话打进来了。
    柴旺阴鸷一笑,“他们已经用一个死婴换下了孩子,现在在秘密保温箱里,由专人看护着。”
    “很好。”王静秋笑了,这是她对景皓阳和方一凡最好的报复,他们将一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女儿了。
    “不用看护了,把孩子直接处理掉,弄死她。”王静秋恶毒的说。
    柴旺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另有盘算。
    待他走后,王静秋进到了卧室里,她换上了血腥玛丽的红色长裙,把自己打扮成了血腥玛丽的模样。
    然后,她出了门,去到了本市最宏伟的龙城大桥。
    站在桥墩上,冷风吹动着她红色的长裙和黑色的长发。
    在她下面是湍急奔流的江水。
    她就是为景皓阳而活着的,没有了景皓阳,她的生命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方一凡,你会像我一样痛苦的,我诅咒你,这辈子都生不出女儿来。景皓阳一定很快就会厌倦你,抛弃你,我诅咒你,一辈子痛苦。”她说着,冷笑两声,纵身跳下桥墩……
    荣府里。
    荣承允把儿子荣振烨叫到了鬼院子前。
    “我们荣家世代守护着这个秘密,这里面关乎着我们荣家的兴衰荣辱,今天,我就正式带你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搞得这么玄乎,不会里面藏了什么宝藏吧?”荣振烨戏谑一笑。
    荣承允淡淡一笑,打开了鬼院子大门的铜锁,带着荣振烨走了进去……
    数月后,柴家。
    当柴旺抱着一个像天使一般漂亮的小婴儿回到家时,柴妻开心极了。
    柴旺没有生育能力,她一直都渴望能有一个孩子,能当上妈妈。
    “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我们的孩子了,给她娶个名字吧。”柴旺说道。
    柴妻仔细的思索了一番,笑着说:“就叫柴筱萌吧,萌萌哒。”
    “不错。”柴旺笑着点点头。他相信这个孩子以后不仅会是他的护身符,还会是他的财神爷。
    时间缓慢的流逝,许多的伤痛和悲哀都慢慢的逝去,只留下一道无法愈合的小小伤口,只要小心翼翼的不去碰触,伤口就不会再发痛了。
    伊又夏和荣振烨添了一个小女儿,还有一个小儿子。方一凡和景皓阳第三个儿子也出生了。只是他们依然没能生出一个女儿来。
    豆豆彻底的绝望了。
    他没有老婆了。
    在产房里,看到婴儿床上的小弟弟,豆豆沉重的叹了口气。
    方一凡也十分的郁闷,这次她可是完全按照生女方案备孕的啊,吃得全是碱xing食物,怎么还是个儿子呢?
    “也许是我没有保护好我的女儿,被老天惩罚,让我再也生不了女儿了。”她伤心的说。
    伊又夏也想到了自己的晨晨,在泪水快要涌出来时,及时的忍住了。
    景皓阳搂住了方一凡,“我已经和振烨商量好了,让小丫丫到我们家来当媳妇,我们还是能做亲家。”
    “这个主意好。”方一凡点点头,把眼里的泪水抹掉了。
    “你们有三个儿子,我们家丫丫挑哪个呢?”伊又夏笑着说。
    “随便挑,喜欢哪个挑哪个。”景皓阳笑道,反正他儿子多。
    豆豆悄悄的走了出去,来到楼下花坛时,看到一个小女孩正坐在木兰花树下吃东西。
    她长得漂亮极了,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小天使,不过那巨大的胃口还真不像个天使。
    她一手拿着巨无霸牛肉汉堡,一手拿着热狗,腿上还放着必胜客买来的披萨。
    “我先吃汉堡,再吃热狗,最后吃披萨。等爸爸来的时候,我就把它们全都装进肚子里了。”她自言自语的,笑容灿烂的说着,小嘴一张,就咬了一大口巨无霸。
    豆豆的视线完全被她吸引了,这个吃货,跟干妈咪有得一拼啊,看她的食量,长大以后没准比干妈咪还厉害。
    要是他的老婆还活着,肯定也是个小吃货。
    想着,一丝悲哀之色从他脸上轻轻划了过去。
    小女孩很快就发现了他,大眼睛眨巴了两下,问道:“大哥哥,你饿了吗?”
    “没有。”豆豆摇摇头,“这么多东西,你吃得完吗?”
    “当然吃得完了,我能吃很多东西。”小女孩极为得意的说。
    “当心长成大胖子。”豆豆勾了下嘴角。
    “我妈妈说我太瘦了,要多吃一点,长胖点才可爱。”小女孩朝他吐吐舌头。
    “你叫什么名字?”豆豆问道。
    “柴筱萌,我是萌萌哒的美少女。”柴筱萌裂开小嘴,甜美一笑。
    “柴筱萌,明明是只呆不萌的废材。”豆豆呵呵一笑,调侃的说。
    柴筱萌一秒变阴天,把腿上的披萨往旁边一搁,冲上来就毫不客气踩了他一脚,“你才是废材,我是天才,我特别聪明,考试都是满分。”
    脾气真够火爆的。
    豆豆吁了口气,“没人告诉你吗,女孩子要温柔一点才可爱。”
    “我只知道,谁欺负我,就要双倍奉还。”柴筱萌撅起嘴,把手里的汉堡和热狗放进披萨盒子里,抱起来转头就走。
    豆豆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一丝微笑从嘴角流溢出来,“废材萌,我记住你了。”
    数年后……
    美国哈佛校园。
    荣擎朗(豆豆)走进研究院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学长,早上好。”
    他转过头,看到了缓缓走过来的少年。他俊美无匹,就仿佛东方初升的一缕晨曦,灿烂的叫人睁不开眼睛。
    “我叫陶景熠,今天第一天来报道。”他自我介绍道。
    “我知道,nice to meet you。”荣擎朗点点头。
    在陶景熠出现之前,他被誉为哈佛有史以来智商最高的天才,不过,现在,这个和他一样来自东半球的少年要打破他的记录了。所以在他进来之前,有关他的传闻就已经遍布哈佛了。
    他望着陶景熠,不知为何,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想到了自己的弟弟晨晨。
    如果晨晨还活着的话,也像他这么大了。他一定也是个难得的高智商天才。
    “下午,一起打篮球。”他勾起嘴角说道。
    陶景熠做了个ok的手势。他并不知道,荣擎朗这么做,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下午,当陶景熠穿上帅气的球衣进到篮球场时,他的目的第一时间落在了他的左臂上。
    晨晨那个地方有块星形的胎记。
    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他和父母依然不能接受晨晨已经离开他们的事实,他们还抱着一丝希望和信念,也许晨晨还活着,每当见到有些神似的人,总会想办法看看他的手臂有没有胎记。
    这个少年,是他见过最特别的一个。
    他的身上有爹地和荣家的特质:惊天地泣鬼神的俊美,睥睨天下的帝王霸气外加狂傲不羁、冷冽冷情。
    可惜,他的手臂上并没有星形的胎记,只有一块淡淡的疤痕。
    “你手臂上的疤痕怎么来的?”荣擎朗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
    “应该是小时候顽皮弄伤的。”陶景熠耸了耸肩。他记事的时候就有这块疤痕,怎么来的,不太清楚,也不关心。
    “是吗?照顾你的保姆可真差劲。”荣擎朗极力掩饰住了心头的失望。
    打完球,从篮球馆出来,他们就遇到了来看望儿子的伊又夏。
    她的眼睛落在陶景熠脸上时,就立刻凝滞了。
    “妈咪,这是我的学弟,陶景熠。”荣擎朗介绍道。
    “hello,aunty。”陶景熠礼貌的招呼道。
    “你多大了?”伊又夏赶紧问道,一颗心纠结在了一块。
    “十五岁。”陶景熠说道。
    “和我的晨晨一样大。”伊又夏呢喃的说。
    陶景熠没有听到她的话,礼貌的道别,就离开了。
    望着他的背影,伊又夏出神的说:“真像啊,像我,像你爹地,像你的太爷爷。”
    “我知道,可惜他不是晨晨,我已经帮您鉴定过了, 他的手臂上没有胎记。”荣承允搂住了妈咪的肩。
    “是吗?”伊又夏失望的垂了下头。虽然过去了许多年,但晨晨的逝去依然是她心头无法抹去的痛楚。
    孩子是母亲的骨血,就算他没有出生,就算他只在自己的身体里存在了短暂的几个月,但他依然在母亲的脑海里留在了不可磨灭的记忆,成为了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
    “妈咪,如果晨晨真的还活着,我们一定会找到他的。”荣擎朗拍着她的肩,安慰道。
    伊又夏点点头,把心头的悲伤咽了下去,转头看着儿子,“豆豆,你是不是该交个女朋友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方一凡女儿逝去的打击,儿子一直都和身边的女生保持距离,从来就没交过一个女朋友,这让她感到担心了。
    万一他因此变得取向扭曲就糟糕了。
    “妈咪,我忙着呢,没时间。”荣擎朗赶紧找借口敷衍。
    “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敦促你交女朋友,你一天不交到女朋友,我就不离开美国。”伊又夏威胁道。
    “妈咪,你不在,爹地会寂寞的,你可别忘了,你离开他的最高期限是三天。”荣擎朗摊摊手。
    “明天,你爹地也会过来。荣擎朗,你要知道,你是我们荣家的第五代执掌人,你早点成家立业,接掌家族,我跟你爹地就能早点去环游世界。”伊又夏佯嗔的瞪着他。
    “好了,我试试看。”荣擎朗知道妈咪的固执,只能随便拉个je
    y或者mary敷衍一下她了。
    回公寓的路上,他不自禁的想起了曾经那个叫废材萌的小吃货。
    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跑到哪里去了,有没有长成个大胖子。
    当时,他有让小七叔打听过,据闻,她老爹犯了事,带着全家逃走了,也不知道逃去了哪里。
    如果有缘分的话,一定还能遇见,就像爹地和妈咪一样。
    想着,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笔下文学xbixia.com 》----------

本文网址:https://www.dzxs.org/xs/125/125292/549227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z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